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市场形式 >

卫生局副局长兼职私人诊所治死婴儿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21-12-04 点击数:

  20天前,湖南省衡阳市南岳区6个半月大的婴儿谭洪宇在冰冷的病床上静静离去,死因不明。12点40分,因为谭洪宇有些吐奶,家住南岳镇双田村的旷景秀抱着他来到区卫生局附近的颐园医疗服务门诊(以下简称“颐园诊所”)就医。

  闻讯赶来的谭家人悲痛万分:好端端的孩子,为什么如此突兀地因“急性肺水肿”而亡?谭洪宇的尸体被从医院带走,人群涌向颐园诊所。

  30多个小时后,旁观者被告知,当事双方已经达成《医疗争议调解协议书》,谭洪宇的死亡事件,由诊所一次性支付两万元了结。

  这份由南岳区司法局、公安局、卫生局、南岳镇政府等单位人员参与调解的协议书上指出,乙方(谭洪宇父亲等)在协议生效后,不得再行诉讼和告知其他个人、媒体,否则应退还两万元。

  然而仅4天后,旷景秀和丈夫谭树清即开始委托律师进行诉讼事宜,理由是:当时签订协议是被迫无奈,并非真实心意。

  谭树清等人回忆:23日晚上调解时,当地来了很多警察,守着家里的人。但直到24日下午都没有结果。24日晚上8点多,区、镇、村里的干部来到家里做思想工作,让他们在协议书签字。被拒绝后,大约晚上9点,镇政府的人把他们带到了调解室。在调解室里,一名镇领导大吼:“如果今天晚上不把这个协议签了,那你小孩子马上送到衡东去火化,你们就人财两空了。”

  谭树清称,签订协议时,他们已经两天两夜没睡觉了,心神俱疲。在对方的强硬要求下,他和父亲谭金泉无奈之下点了头。

  旷景秀则认为,家人开始拒绝尸体解剖的主要原因是,她带儿子坐车赶到医院抢救时,诊所里的药物、器具等均没有家人和第三方监管。家人后来曾拿走潘医生交给的医生处方,复印后又交还给了诊所。但复印的这份处方是不是原件,他们没有把握。因此,根本没有办法对死亡原因进行判断。儿子究竟因何而死?在整个过程中,医生用了哪些药?药的剂量是多少?用药符不符合患者的病情等,难有客观的说法。

  谭洪宇的离奇死亡事件由于接诊医生的特殊身份,在网络上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从4月24日到5月9日,湖南红网上试图阐述“真相”的文章接踵而至。有人指责当地警方“殴打死者家属,强行转移尸体”。

  更有声称知情的人士表示,谭洪宇的诊断中疑问众多。如:为谭洪宇看病的颐园诊所的处方笺上,处方内容一栏里面,写着输液的药水种类共有三组,第一组写着:5%葡萄糖100毫升,西米替丁0.12;第二组:5%葡萄糖100毫升,美洛西林钠1.0;第三组:10%葡萄糖100毫升,维生素C1.0,维生素B650毫克,10%氯化钾2毫升。

  而看诊时间写的是:2010年4月24日。可实际上,谭洪宇是于4月23日中午到颐园门诊就诊的。这样的处方是否属于事后伪造?内容是否有改动?